人口文化
幸 福
发布时间:2013-10-25 00:00 | 点击数: 字体:【

 

 

幸   福
                       

     

题记:在紧握父母双手不放的那一刻,我感到我是最幸福的人。
 
因近日忙于独生子女伤残、死亡等业务工作,我又有一个多月没回娘家看望父母了,今天趁着周末,买了父母爱吃且能吃得动的弥猴桃,便心急火燎地往娘家赶。
   娘家较偏僻,需坐两个多小时的汽车,中途要转一次车,下车后还需步行近五十分钟。由于交通不便,我们兄妹三人一般是轮流回家探望二老,父母大约每隔二十余天便能见到我们中的一个。父亲七十岁生日时,我们兄妹便商量要父母跟着儿女一起过,可是父母以在县城住不惯为由拒绝了,其实他们是怕分散我们的精力,增加我们的负担,一直自食其力地住在农村。我们多次劝他们不要种田地了,吃的东西花不了几个钱,可他们说,自己种的东西,吃了健康,适当的劳动,还锻炼了身体。我们没法,只能由着他们。
     刚下汽车,我便遇到了用摩托车搭了一袋复合肥要回家的堂叔,寒暄几句后,他便骑车走了。我走在熟悉的沙石路上,想着我们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心中感慨万千。父母生了五个小孩,最大的孩子只带了几个月便夭折了,我原来还有个读高中的姐姐,19岁的时侯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因此,父母对我们更是痛爱有加,尽管那种爱是在物质匮乏的年代。
距离家还有二里多地时,我看到了八十七岁的父亲和八十岁的母亲急冲冲而又步履蹒跚地向我走来,我知道一定是堂叔告诉他们我回来了而来接我的。我强忍夺眶的泪水,跑到父母前面,紧紧握住他们瘦弱的双手不放。父亲伸手来接我手中的水果袋,我迅速将水果袋藏在身后,撒娇说“我买的,才不给您”。父亲哈哈大笑,小心地缩回了手。母亲习惯地摸摸我的头说:“太忙了,不要总回来”,嗔怪中却掩盖不了满心的欢喜。看到父亲天真的笑容,体味母亲温暖的抚摸,让我觉得这一刻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感谢上苍,让我成为一个幸福的人——年近半百,依然可以在父母面前撒娇。感谢上苍,在父母迈入耄耋之年,还有健康的体魄,快乐的心灵。在食不果腹的年代,我们期待吃饱喝足;在物质充盈的当下,我们又期待拥有更多,但我的心,在双握父母瘦弱的双手的那一刻,不再大。只想一家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长长久久地相依相扶地走,一直走。
愿天下的儿女伴着父母走得更长、更远!愿天下人都拥有这种宁静安详的幸福。(戴青英
(作者是城步苗族自治县人口计生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协会常务副会长)
 
 
 

关闭
站内搜索:
热点要闻